History of Justice LBX列伝 腦洞+感想

自從WARS動畫完結後就沒怎麼關注彈波,若不是看到正義的噗我還不知有「LBX列伝」這回事,而現在故事的發展非常緊張!!(っ °Д °;)っ

於是翌日我就飛撲去入手了HOBBY JAPAN……

可惜自己日文廢,看日文只能大概GET到意思,官方的中文翻譯看著不習慣呢……欸欸。

為什麼官方要這樣虐HIRO丫……人家明明那麼開朗天真又那麼喜歡LBX,實在無法想像他會跟敬仰的バンさん為敵;而當他意識到自己被利用後,又會以怎樣的心情去面對同伴和LBX呢……(。

_(:з」∠)_怎麼想都很虐,HIRO媽你在哪啊你兒子出事了啊……

看著HIRO心情非常複雜,該怎麼說,情況就像當年看閃11風丸暗墮那種感覺,好糾結啊啊啊啊!QAQQAQ 啊字用太多了

另一方面アラタ也是的,剛剛經歷完神威島事件現在又遇上這種事情(雖然比起バン和金SIR他還まだまだ),HIRO暗墮也是間接因為他的緣故,他心情也不好受吧……

廢話完,以下是我一點腦洞,「被前輩保護了的アラタ會有什麼行動」大概是這種感覺。

順帶一提神威學生會的大家好帥


<深夜的來電>

嗞嗞……嗞嗞……

埋首整理學生會文件的ハルキ緩緩抬頭,視線落在一旁那不斷震動著的CCM上,有點無奈地說:「サクヤ,你的CCM又響了,已經第5遍了。」

嗞嗞……嗞嗞……

「先別管它,等我搞定這邊再說……」

正在搶修LBX而忙得手忙腳亂的サクヤ可沒有接電話的空暇,儘管ハルキ在一旁陪他捱夜,他也有學生會的事情要處理,現階段似乎是沒人想理會那台可憐兮兮地震動著的CCM。

嗞嗞……嗞嗞……

「サクヤ,都這麼晚了還不斷打來的,說不定是很重要的事。你先接吧,這裡交給我。」和サクヤ一起修理LBX的山茶花微笑道,想要接過サクヤ手上的焊接棒。

嗞嗞……嗞嗞……

「可是這邊的焊接不一氣呵成的話就……呃,ハルキ,能幫我接一下電話嗎?」騰不出手的サクヤ只好向ハルキ求助。

嗞嗞……嗞嗞……

「嗯。」ハルキ放下手裡的筆,終於拿起那台覆在桌上的CCM。看見不斷閃動著的來電顯示那刻,ハルキ不禁露出驚訝的表情。

是アラタ!?

ハルキ連忙按下接通鍵,アラタ那焦躁的呼叫聲便一下子踹進他的耳朵,嚇得他渾身一震。

「サクヤ!!!終於找到你了!!!快告訴我ACHILLES DEED的調整方法!!!!!!」

突如奇來的吼聲,即使站得較遠的サクヤ也聽得一清二楚,他望著ハルキ,但雙手仍提著焊接棒,一臉愛莫能助。

「……我是ハルキ,サクヤ他正忙著沒空接電話。」ハルキ淡然應道,忽然覺得有種久違的胃痛感湧上心頭,可能是自從アラタ離開神威島後就沒再聯絡的緣故吧,那充滿活力卻有點煩人的聲線也有一段時間沒聽到了。

「我不管啦,快讓他快告訴我ACHILLES DEED能怎麼調整強化,拜託……不然這樣下去的話……」

但此刻電話另一邊廂的聲音,除了焦慮之外還是焦慮,ハルキ甚至隱約感覺到アラタ此刻沉重的心情。

ハルキ一邊以眼神催促サクヤ,一邊試著安慰アラタ:「冷靜一點,アラタ。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」

「……」

另一邊廂忽然沉默下來。良久,アラタ才沮喪道:「明明那種事應該結束了,好不容易結束了,為什麼又再次發生呢……」

聽著アラタ的話,ハルキ忽然想起剛剛傍晚新聞提到的A國LBX襲擊事件,想起アラタ現在身處A國,不禁擔心起來,「アラタ……你沒受傷吧?海道老師仍跟你一起嗎?」

「我沒事,金桑也沒事,但是……」戰鬥的片段仍記憶猶新,前輩捨身擋下衝擊的畫面不斷在腦海中倒帶,アラタ咬著牙,聲音變得激動起來,「我不想再有人犧牲!所以必須想辦法變強才行!但憑我一個人什麼也做不到,也不想再用OVERLOAD。儘管如此我也不能放棄,至少把能做到的事都做了再被敵人拆件也不遲……」

「アラタ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但別太勉強自己。」ハルキ嘆了口氣,道,「雖然我們不能到你身邊支援你,但我相信是你的話一定能改變什麼,就像以前WARTIME時的那樣。」

ハルキ說時不忘關注サクヤ那邊的狀況,只見サクヤ把手上的工作交給山茶花,便匆匆地朝自己跑過來。

「我想我能說的也就這些了,不管怎樣,我們都會默默替你打氣。至於技術層面的東西,我還是交給サクヤ吧。」ハルキ把CCM交到サクヤ手裡,便繼續完成手頭上的工作。

「……損毀程度如何?哦,這樣的話應該不太難。聽著,首先……接著再處理磨損的部份……」

「……手臂關節螺絲不要上太緊,還有注意平衡……」

看著サクヤ仔細講解的背影,ハルキ想像到アラタ狼狽地拿著螺絲起子,一臉不知所惜但眼神依然堅定的樣子,不禁微笑起來,一方面感嘆アラタ成長了不少,另一方面替看來需要通宵的サクヤ暗嘆無奈。

結果,アラタ纏著サクヤ談了一整夜,直到サクヤ呵欠連連再也撐不下去時才意猶未盡的掛線。

END


アラタ,長途電話費可是很貴的啊。

詞窮不知說什麼好就這樣吧。 (X

(太陽花學運相關) APH – 依靠 [灣/耀/香]


Image

依靠 – [APH – 灣/耀/香]

 

灣最近頭疼得很厲害。

 

她扶著暈眩的腦袋,搖搖欲墜的經過香和王耀的房間,好不容易蹣跚到廚房,為自己倒一杯暖開水。此時正在房間埋首苦幹的王耀擔憂地探出頭來,道:「沒事吧,小灣?要不要再陪你去看醫……」

 

「不用了,」未待王耀說畢,灣虛弱地吐出一句。喝光整杯水後,她抿一抿嘴,帶著幾乎是哀求的眼神對上王耀的眸子,低聲悶哼,「耀哥,不用事事幫著我,真的。我已經長大了,不再是以前那個依賴別人的小女孩,我能照顧好自己。」她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回房間,仍然感覺天旋地轉,但她慶幸,至少自己覺得疼,而不是像小香那樣已經疼得麻木。

 

「我畢竟是你大哥……照顧你也是應該的吧。」王耀走到灣身邊,憐惜地摸摸她的頭。灣沒有拒絕他的掌心傳來絲絲暖意溶化她的痛感,但理智告訴她,不能長此下去。

 

「我不想像小香那麼依靠你。」愈依賴你,我感覺愈頭疼,灣忍著把後半句話咽回肚子,藏在闊袖裡的纖手指尖輕輕撥落頭頂厚大而溫暖的手,隨即拽著沉重的身子回房,摔上門。

 

那悵然若失的溫熱的手,仍凝在半空。

 

背靠門扉的香沉默不語,手卻不自覺地撫上額頭,有點微燙,但他習慣了。

 

剛才門另一端的對話,他都聽得清清楚楚,清楚得彷彿烙在心頭。

 

自從耀哥把他接回家後,不知是懼怕弟弟忘了自家兄長還是想彌補過去九十九年的親情缺憾,耀哥一直很照料他,有時甚至稱得上是溺愛的程度。香是個不擅表達自己的人,有時王耀做得過火了,他亦絕少作任何抗拒;難以忍耐時,香曾鼓起勇氣想向王耀請求,請求他別再把自己當孩子看待。但往往話到嘴邊,總會像接觸陽光的露水一樣蒸發掉。

 

王耀只是愛他們。

 

香輕嘆口氣,回想起之前自己多次生病都是經耀哥照料才康復的,但頭疼卻愈發劇烈,一直根治不了。香很清楚箇中原因,但為了不傷耀哥的心,他一直嘗試克服痛症不把它當一回事,久而久之,也就習慣了前額病怠的溫度。

 

「真不想被當成孩子……」弟弟和妹妹,心底有氣無力的吶喊。

END


 

作為香港人,

這於這次台灣的太陽花學運有另一番體會。

找了好些相關報導﹑網絡消息還有台大教授做的簡報,

愈看愈覺得心寒!

台灣的文化﹑社會﹑環境都是我非常羨慕的,

香港也曾經有過像台灣那樣沒被內地人「侵占」的日子,

但現在……欸,

我們諷刺內地人「蝗蟲」,

是有點眨義沒錯,

但不得不說非常貼切呢。

什麼購物天堂﹑美食天堂,

都不過是小學課本上的生字(還是過去式)而已。

今天的的香港,

有特色﹑人情味的小商舖因負擔不起加幅驚人的租金,

很多都結業了;

百花齊放﹑獨特的茶餐廳亦差不多被連鎖快餐店和餐廳取替光了,

「XX天堂」只是一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稱號,

香港已不再是香港了。

經濟之外,

房屋﹑醫療﹑教育﹑就連買奶粉都得跟內地人爭,

實在太可怕了……

 

所以,我不想台灣變成下一個香港呀……

 

或者我該感恩,

至少我還有地方住,

未至於租板間房;

還可以上網;

地鐵被內地人迫爆還可以坐巴士小巴……

但抱著這樣的想法,

再過幾年,

香港這個小城市可能不再是Dying,

而是真正DEAD了。

 

所以啊,台灣朋友們,加油!!!

即使立法院佔領已結束,

但我相信他們內心的那團火仍會一直燃燒的,

不管服貿通過與否,

我只希望台灣仍然是台灣……

讓台灣遍地開滿太陽花吧……